您的位置: 主页 > 康复案例 >

癫痫病的新治疗方法让我重拾希望

发布时间:2017-01-17 11:17 来源:郑州康好医院

  提到癫痫病,大部分人会自然联想到他们发病时像疯子,口中喋喋不休,行为也非常怪异,有些人还可能面带痴笑,拿着刀见人就砍。不得不说,人们对我们抱有如此多的其实和偏见,就是被这妖魔化的错误观点影响了。

  癫痫病是全家人痛苦的根源

  出生没多久,因为高烧不退又没能及时治,送到医院的时候就被确诊患上了癫痫病。这么多年,虽然已经是个成年人但随着病情恶化,几乎失去了劳动能力,仅靠着父母的养老金生活。灾难并没有因此减少,一年前,父亲突然中风去世。父亲走后,我和母亲的日子越来越难过,每月不足一千元的生活费连基本生活都难,更别说去买治病的药。

  母亲告诉我,被确诊为癫痫病的时候,家里人非常紧张,连忙按照医生的要求买了些药给我吃。没想到,治疗近一个月后,我再也没发作过。家里人以为我的病彻底治好了,也就没按照医生的要求去县城复诊。直到高考后,考试失利的我突然晕倒在地,全身不停地剧烈抽搐,被送往医院后才知道,其实我的病一直都没治好。

  因为这个病,父母非常自责,若不是自己年轻时太大意,孩子的病也不会拖这么多年。因为这个病,人生唯一的恋人与我分手了。我理解她,谁会嫁给一个身体病怏怏,精神失常恍惚的无用之人呢?就算她肯,我也不会自私地牺牲本该属于她的幸福。拖累父母,失去爱人又没有任何朋友,对生活的希望微乎其微。

  找到一家专业医院,开始系统的治疗

  偶然得知郑州一家专门治疗癫痫病的医院引进了一种比较先进的治疗方法,母亲向亲戚借了钱立即陪着我坐上去郑州的车。一直听说这样的医院收费贵,而且自己得病那么多年了,治疗有没有效果还是未知数。一路上,我都在自责,没能劝说母亲放弃,朋友也不该告诉我这个诱人的消息。转了好几趟车,我们来到医院,也不知道哪个医生治的最好,我和母亲有些着急。导医好像知道我们的为难,就向我们推荐了当天主诊的詹伟华医生,听了她的建议,我们大大地松了口气。

  见到詹伟华医生时,他一直满脸带着微笑和我们交流,询问了许多情况后开始安排接下来的检查。拿着单子,又看了看紧紧捏着钱包的母亲,我红着脸小声地问:“詹医生,这些检查要多少钱,可不可以帮我开点药先控制着呢?”。说完这句话,接诊室突然变得很安静,只听医生说:“你的病从目前了解的情况是绝对不能随便开药治疗的,而且这些检查都是弄清病因,保证正确治疗的必需条件。如果不介意,您能说说存在什么疑问和难处吗”。之后,我把家里的困难告诉了医生,只希望他可以理解我的苦衷,帮我开些便宜的药让我病情稳定些,也好出去挣钱生活。

  接受公益援助,感激雪中送炭的恩情

  没想到,詹伟华医生拿出一张申请表让我先填,还告诉我们,如果核实情况属实,将提供5000元的公益援助。填完表,我们安心地做完所有检查,医生结合检查和看诊情况为我制定了一份系统的治疗方案。医生针对治疗方法做了详细的介绍。超低频生物电磁导入技术是郑州康好癫痫病研究院引进的癫痫病治疗技术,通过阻断大脑异常放电并及时修复受损神经元,促进神经元再生以达到治疗癫痫的效果。这是一种微创治疗的治疗方法,住院治疗的时间一般不超过一周且对病人身体不会造成其他伤害。

  好运似乎从到这里便延续着,我在医院接受了专门的治疗。几天后,我就收到5000元的援助金,也让我有机会继续安心治疗。六天后,根据治疗后检测的情况,我顺利出院了。现在,我仍然坚持着康复治疗,严重按照医生的要求定时定量服药。身体好多了,我也偶尔出去打零工来补贴家用。有句话叫,希望打开幸福大门的钥匙。随着病情越来越稳定,精神体力渐渐恢复正常,我对未来充满了希望,有信心过得更好。

  作为癫痫病人,我想呼吁大家:需要一个更加宽容的社会,我们需要一个更加平等的社会。我们不是社会危险分子,也不是传染疾病的群体,而仅仅渴望得到周围人的理解,让我们更加有信心和勇气坚持治疗,回到正常人的生活。